<blockquote id="6ewsg"></blockquote>
<rt id="6ewsg"><optgroup id="6ewsg"></optgroup></rt> <tr id="6ewsg"><xmp id="6ewsg">
<rt id="6ewsg"></rt>
学习啦>演讲与口才>演讲口才>经典演讲>关于脆弱的力量演讲稿正文

关于脆弱的力量演讲稿

时间2018-09-19 14:40:07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祥聪 我要投稿

现任TED掌门人克里斯·安德森说“一次演讲令人惊奇的地方在于你可以用几分钟的时间启发人们的思想这几分钟能把人从观众转变为参与者关键词是‘灵感’它更像火花催化剂让你参与到比自己更伟大的事情中去”下面小编为大家整理关于脆弱的力量演讲稿 希望能帮到你

脆弱的力量我恨脆弱

几年前一个活动策划人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当时要做一个演讲 她在电话里说“?#33402;?#24456;苦恼该如何在宣传单上介绍你” 我心想怎么会苦恼呢? 她继续道“你看我听过你的演讲我觉得我可以称你为研究者可我担心的是如果我这么称呼你没人会来听因为大家普遍认为研究员很无趣而且脱离现实”然后她说“但是我喜欢你的演讲就跟讲故事一样很吸引人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称你为讲故事的人比较妥当”而那个做学术的感?#35762;?#23433;的我脱口而出道“你要叫我什么?”她说“我要称你为讲故事的人”我心想“为什么不干脆?#24515;?#27861;小精灵?”(笑声)我说“让我考虑一下”我试着鼓起勇气

我对自己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是一个从事定性研究的科研人员我收集故事——这就是我的工作或许故事就是有灵魂的数据或许我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于是我说“听着 要不你就称我为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她说“哈哈没这么个说法呀”所以我是个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我今天想跟大家谈论的——我们要谈论的话题是关于拓展?#29616;?#25105;想给你们讲几个故事是关于我的一份研究的这份研究从本质上拓宽了我个人的?#29616;?#20063;确确实实改变了我生活爱工作还有教育孩子的方式

1关系是我们活着的原因

我的故事从这里开始当?#19968;?#26159;个年轻的博士研?#21487;?#30340;时候第一年有位研究教授对我们说“事实是这样的如果有一个东西你无法测量那么它就不存在”我心想他只是在哄哄我们这些小孩子吧我说“真的么?”他说“?#27604;?rdquo;你得知道我有一个社会工作的学士文凭一个社会工作的硕士文凭我在读的是一个社会工作的博士文凭所以我整个学术生涯都被人所包围他们大抵相信生活是一团乱麻接受它而我的观点则倾向于生活是一团乱麻解开它把它整理好再归类放入便当盒里

我觉得我领悟到了关键有能力去创一番事?#25285;?#35753;社会工作的一个重要理念是置身于工作的不适中我就是要把这不适翻个底朝天每科都拿到A这就是我当时的信条我当时真的是跃跃欲试我想这就是我要的职业生涯因为我对乱成一团难以处理的课题感兴趣我想要把它们弄清楚我想要理解它们我想侵入那些我知道是重要的东西把它们摸透然后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献给每一个人

所以我的起点是“关系”因为当你从事了10年的社会工作你必然会发现关系是我们活着的原因它赋予了我们生命的意义就是这么简单无论你跟谁交流工作在社会执法领域的也好负责精神健康虐待和疏于看管领域的也好我们所知道的是关系是种感应的能力--生物神经?#24076;?#25105;们是这么被设定的--这就是为什?#27425;?#20204;在这儿所以我就从关系开始下面这个场景我们再熟悉不过了你的上司给你作工作评估她告诉了你37点你做得相当棒的地方还有一点成长的空间?

然后你满脑子都想着那一点成长的空间不是么这也是我研究的一个方面因为当你跟人们谈论爱情他们告诉你的是一件让他们心碎的事当你跟人们谈论归属感他们告诉你的是最让他们痛心的被排斥的经历当你跟人们谈论关系他们跟我讲的是如何?#27426;?#32477;关系的故事

所以很快的--在大约开始研究这个课题6周以后——我遇到了这个前所?#27425;?#30340;东西它揭示了关系以一种我不理解也?#29992;?#35265;过的方式所以?#20197;?#20572;了原先的研究计划对自己说我?#38376;?#28165;楚这到底是什么它最终被鉴定为耻辱感耻辱感很容易理解即害怕?#27426;?#32477;关系有没有一些关于我的事如果别人知道了或看到了会认为我不值得交往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种现象很普遍;我们都会有(这种想法)

没有体验过耻辱的人不具有人类的同情或关系没人想谈论自己的糗事你谈论的越少你越感到可耻滋生耻辱感的是一种“我?#36824;?#22909;”的心态--我们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滋味“我?#36824;?#20160;么我?#36824;?#33495;条?#36824;?#26377;钱?#36824;?#28418;亮?#36824;?#32874;明职位?#36824;?#39640;”而支撑这?#20013;?#24577;的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脆弱关键在于要想产生关系我们必须让自己被看见真真切切地被看见

2我恨脆弱!

你知道?#20197;?#20040;看待脆弱我恨它所以我思考着这次是轮到我用我的标尺击溃它的时候了我要闯进去把它弄清楚我要花一年的时间彻底瓦解耻辱我要搞清楚脆弱是怎么运作的然后我要智取胜过它所以我准备好了?#27973;?#20852;奋跟你预计的一样事与愿违(笑声)你知道这个(结果)我能告诉你关于耻辱的很多东西但那样我就得占用别人的时间了但我在这儿可以告诉你归根到底这也许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在从事研究的数十年中?#20197;?#35745;一年变成了六年成千上万的故事成百上千个采访焦点集中有时人们发给我期刊报道发给我他们的故事--不计其数的数据就在这六年中我大概掌握了它

我大概理解了这就是耻辱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我写了本书我出版了一个理论但总觉得哪里?#27426;跃?mdash;—它其实是如果我粗略地把我采访过的人分成具有自我价值感的人——说到底就是自我价值感他们勇于去爱并且拥有强烈的归属感另一部分则是为之苦苦挣扎的人总是怀疑自己是否足够好的人

区分那些敢于去爱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和那些为之而苦苦挣扎的人的变量只有一个那些敢于去爱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相信他们值得?#35805;?#20540;得享有归属感就这么简单他们相信自己的价值而对于我那个阻碍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困难的部分是我们对于自己不值得享有这种关系的恐惧无论从个人还是职业上我都觉得我有必要去更深入地了解它所以接下?#27425;艺?#20986;所有的采访记录找出那些体现自我价值的那些?#38047;?#36825;种观念的记录集中研?#20811;?#20204;

这群人有什么共同之处?我对办公用品有点痴迷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我有一个牛皮纸文件夹还有一个三福极好笔我心想我该怎么给这项研究命名呢?第一个蹦入我脑子的是全心全意这个词这是一群全心全意靠着一种强烈的自我价值感在生活的人们所以我在牛皮纸夹的上端这样写道而后我开始查?#35789;?#25454;事实?#24076;?#25105;开始是用四天时间集中分析数据我从头找出那些采访找出其中的故事和事件主题是什么?有什么规律??#33402;?#22827;带着孩子离开了小镇因为我老是陷入像杰克逊.波洛克(美国近代抽象派画家)似的疯狂状态我一直在写完全沉浸在研究的状态中下面是我的发现这些人的共同之处在于勇气我想在这里先花一分钟跟大家区分一下勇气和胆量

勇气最初的定义当它刚出现在英文里的时候--是从拉丁文cor意为心演变过来的--最初的定义是真心地叙述一个故事告诉大家你是谁的所以这些人就具有勇气承认自己不完美他们具有同情心先是对自己的再是对他人的事实是我们如果不能善待自己我们?#21442;?#27861;善待他人最后一点他们都能和他人建立关系这是很难做到的前提是他们必须坦?#24076;?#20182;们愿意放开自己设定的那个理想的自我以换取真正的自我这是赢得关系的必要条件

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全然接受脆弱他们相信让他们变得脆弱的东西也让他们变得美丽他们不认为脆弱是寻求舒适也不认为脆弱是钻心的疼痛--正如我之前在关于耻辱的采访中听到的他们只是简单地认为脆弱是必须的他们会谈到愿意说出"我爱你"愿意做些没有的事情愿意等待医生的电话在做完乳房X光检查之后他们愿意为情感投资无论有没有结果他们觉得这些都是最根本的

3是灵魂觉醒还是精神崩溃?

我当时认为那是?#25745;选?#25105;无法相信我尽然对科研宣誓效忠——研究的定义是控制(变量)预测去研究现象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去控制并预测而我现在的使命即控制并预测却给出了这样一个结果要想与脆弱共存就得停止控制停止预测于是我崩溃了它确实是我称它为崩溃我的心理医生称它为灵魂的觉醒

灵魂的觉醒?#27604;?#27604;精神崩溃要好听很多但我跟你?#30340;?#30340;确是精神崩溃然后我不得不暂且把数据放一边去求助心理医生你知道你是谁当你打电话跟你朋友说“我觉得我需要跟人谈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因为我大约有五个朋友这么回答“喔我可不想当你的心理医生”我说“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说“我只是想说别带上你的标尺来见我”我说“?#23567;?rdquo;

就这样?#33402;?#21040;了一个心理医生我跟她戴安娜的第一次见面--我带去了一份表单上面都是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的生活方式然后我坐下了她说“你好吗?”我说“我很好还不赖”她说“发生了什?#35789;?”这是一个治疗心理医生的心理医生我们不得不去看这些心理医生因为他们的废?#23433;?#37327;仪很准(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说真心话)(笑声)所以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很纠结”她说”你纠结什么?”

我说“?#29275;?#25105;跟脆弱过不去而且我知道脆弱是耻辱和恐惧的根?#35789;?#25105;们为自我价值而挣扎的根源但它同时又是欢乐创造性归属感爱的源泉所以我觉得我有问题我需要帮助”我补充道“但是这跟家庭无关跟童年无关”(笑声)“我只需要一些策略”(笑声)(掌声)谢谢戴安娜的?#20174;?#26159;这样的(笑声)我接着说“这很糟糕对么?”她说“这不算好也不算坏”(笑声)“它本身就是这样”我说“哦我的天要悲剧了”

(悲剧)果然发生了但又没有发生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你知道的有些人当他们发现脆弱和温柔很重要的时候他们放下所有戒备欣然接受(我要声明)一这不是我二我朋友里面也没有这样的人(笑声)对我来说那是长达一年的斗争是场激烈的混?#20581;?#33030;弱打我一拳我又还击它一拳最后我输了但?#19968;?#35768;赢回了我的生活

然后?#20197;?#24230;投入到了我的研究中又花了几年时间真正试图去理解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他们做了怎样的决定他们是如何应对脆弱的为什?#27425;?#20204;为之痛苦挣扎?我是独自在跟脆弱斗争吗?不是这是我学到的我们麻痹脆弱——当我们等待(医生)电话的时候好笑的是我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发?#21058;?#19968;条状态“你怎样定义脆弱?什么会让你感到脆弱?”在1个半小时内我收到了150条回复

因为我想知道大家都是怎么想的(回复中有)不得不请求丈夫帮忙因为我病了而且我们刚结婚;跟丈夫提出要做爱;跟妻子提出要做爱;被拒绝;约某人出来;等待医生的答复;被裁员;裁掉别人--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我们活在一个脆弱的世界里我们应对的方法之一是麻痹脆弱

我觉得这不是没有依据这也不是依据存在的唯一理由我认为我们当代问题的一大部分都可以归咎于它--在美国历史?#24076;?#25105;们是欠债最多肥胖毒瘾用药最为?#29616;?#30340;一代问题是我从研究中认识到--你无法选择性地麻痹感情你不能说这些是不好的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这是恐惧这是失望我不想要这些情感我要去喝几?#31185;?#37202;吃个香?#37117;?#26524;松饼(笑声)我不想要这些情感我知道台下传来的是会意的笑声别忘了我是靠“入侵”你们的生活过日子的天哪

4你不发麻痹的痛苦也是快乐的源泉

你无法只麻痹那些痛苦的情感而不麻痹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情感你无法有选择性地去麻痹当我们麻痹那些(消极的情感)我们也麻痹了欢乐麻痹了感恩麻痹了幸福然后我们会变得痛不欲生我们继而寻找生命的意义然后我们感到脆弱然后我们喝几?#31185;?#37202;吃个香?#37117;?#26524;松饼危险的循环就这样这形成了

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件事是我们是为什么怎么样麻痹自己的这不一定是指吸?#23613;?#25105;们麻痹自己的另一个方式是把不确定的事变得确定宗教已经从一?#20013;叛?#19968;种对不可知的相信变成了确定我是对的你是错的闭嘴就是这样只要是确定的就是好的我们越是害怕我们就越脆弱然后我们变得愈加害怕这件就是当今政治的现状

?#25945;忠?#32463;不复存在对话已经荡然无存有的仅仅是指责你知道研究领域是如何描述指责的吗?一种发泄痛苦与不快的方式我们?#38750;?#23436;美如果有人想这样塑造他的生活那个人就是我但这行不通因为我们做的只是把屁股上的赘肉挪到我们的脸上(笑声)这真是我希望一百年以后当人们回过头来会不禁感叹”哇!”

我们想要这是最危险的我们的孩子变得完美让我告诉你我们是如何看待孩子的从他们出生的那刻起他们就注定要挣扎当你把这些完美的宝宝抱在怀里的时候我们的任务不是说“看看她她完美的无可挑剔”而是确保她保持完美--保证她五年级的时候可以进网球队七年级的时候稳进耶?#22330;?#37027;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的任务是注视着她对她说“你知道吗?你并不完?#28291;?#20320;注定要奋斗但你值得?#35805;?#20540;得享有归属感”这才是我们的职责

给我看用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一代孩子我保证我们今天有的问题会得到解决我们假装我们的行为不会影响他人不仅在我们个人生活中我们这么做在工作中也一样--无论是紧?#26412;?#21161;石油泄漏还是产品召回--我们假装我们做的事对他人不会造成什么大影响我想对这些公司说嘿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牛仔竞技我们只要你坦诚地真心地说一句“对不起我们会处理这个问题”

但还有一种方法我把它留给你们这是我的心得?#30418;?#19979;我们的面具让我们被看见深入地被看见即便是脆弱的一面;全心全意地去爱尽管没有任何担保--这是最困难的我也可以告诉你作为一名家长这个?#27973;浅?#22256;难--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快乐哪怕是在最恐惧的时候哪怕我们怀疑“我能不能爱得这么深?我能不能如此热情地相信这份感情?我能不能如此矢志不渝?”

在消极的时候能打住而不是一味地幻想事情会如何变得更糟对自己说“我已经很感恩了因为能感受到这种脆弱这意味着?#19968;?#27963;着”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相信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因为我相信当我们在一个让人觉得“我已经足够了”的环境中打拼的时候我们会停止抱怨开始倾听我们会对周围的人会更友善更温和对自己也会更友善更温和

Copyright @ 2006 -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email protected]?#33402;?#23558;及时删除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
11ѡ5